水中夏影映于瞳

病娇 暴力 猎奇 NC-17 吃冷cp

【死印同人】 随心写中段子 真下悟中心

之前的后续吧  结果拖了这么久
OOC有。各种架空妄想有。辣鸡文笔。
嗯。 小段子,勉强当甜点也是不错的。
可是我喜欢欺负真下啊。
啊对了。只是all真下而已。并没有九条正宗。


X1   私家侦探(私设有)

从封印梅丽后的半年时间里,真下的私家侦探社已经办的小有名气了。或许是因为他破案了蜜蜂家族和H小学校失踪按键,或是他原先的朋友推荐的,亦或是他原先是刑警的缘故。

从简简单单的债务追讨到商业侦查再到有些费力费时间的人员追踪,真下悟凭借他自己的能力与运气,都完成的不错。

可是他最近接了一个麻烦的单子,包含着人员绑架甚至涉及到了贩卖drug。

真下悟本来是不想接这一单的,可是这一单来自他的老朋友Mr.H。那个在知识和实践以及经济上都一直帮助他的中年男人。

真下悟曾经建议他去找其他刑事来帮助他,毕竟真下不太擅长肉搏,而且还不会开车,还会怕一些小虫。

可是Mr.H却摇着头,眉头叠成了川字,抓着真下的手,念叨着“不行,不行啊……第一件事,必须要您来处理啊……”

“大概真的很严重吧。”承受着Mr.H枯瘦的手传来的力度,真下悟点了点头,接受了这一笔“单子”。

他就先把侦探社交给了九条正宗管理。

当然,真下在他踏入Mr.H所说的街角的几日之后,就一直有人监视着他。

真下悟当然也察觉到了,但是谁能想到当真下多开了第一发子弹后,又有人从背后开了枪。

望着小姑娘从街角逃出去,柔软的长发被洒满了太阳的余辉,真下悟也是松了一口气,至少人是救到了。

真下迷迷糊糊的被人架着抬走了,偶尔耳边会传来咒骂声,但是当时的真下也没什么精神去考虑他们在骂什么了,至少在他们停下的同时,真下勉强的撑开了眼皮,看见了这是一个之前用来堆放货物的单间仓库。

这就是真下悟被拖到一间废弃的仓库,被绑在椅子上之前发生的事。

恢复意识的真下尝试着动了动四肢,但是回复他的只有酸麻的痛感和粗糙的绳子的触感。

“嗯……”真下发出了不快的呻吟,又尝试着扭了扭身体。

真下没发确定四周的情况,那条光滑又厚实的黑布严严实实的覆盖在他眼睛的上方,一点光都透不进来。

从身体各处的骨骼发出了摩擦空气的脆响,酸胀和痛感爬上了他的脊椎,真下努力的摇了摇头,来自颈椎的咯吱声和眩晕等我感觉暂时的填满了他的思想。

过了一会,真下回复了冷静。

“大概被注射了大量的麻醉剂了吧。”真下垂下头,默默的想着。

“就怕他们打的不是‘narcotic’,而是种‘narcotics'的话,那种鬼东西,就麻烦了。”就在真下悟判断着子弹里究竟装这什么药品的时候,铁门打开了。

伴随着铁门刮蹭过水泥地的噪音,一阵参差不齐的脚步声也跟着进来了。

脚步声沉重而且稳重,大概是几个健壮的绑匪之类的吧,没有清脆的皮鞋跟敲打地面的声音,看来Mr.H的女儿成功的逃出去了。真下跟她说过,冲出街角,左拐到第一个便利店,那里有警察,你就能找到你父亲了。

随着布条被粗暴的撤下,刺眼的白光也射了进来,真下闭紧了双目,别过头去,却被一只粗大的手,扯住了头发,强行又掰了回去,没等真下睁开眼,他的腹部就挨了一拳。

“呜……!”这一拳实在是结实,一股热流从腹部传到了嘴里,有的还流在了外面,染红了被抓得褶皱的白衬衫上。

在尝到了自己腥甜的血后,真下清醒了许多,但是接下来的一拳又打在了他的小腹上,血花伴着一阵钝痛,喷洒在了那个出拳的男人的衣服上。

真下大口的吸着气,希望能缓解这剧痛,刚刚清醒一点的意识,又被这一拳打散了。

而口中不断溢出的鲜血,也很不配合的钻入了鼻腔中,引起了更剧烈的咳嗽与喘息。

啊啊……真是狼狈啊……

真下眯着一只眼,勉强的抬头,涌入眼中的是四个皮肤黝黑,体型高大健壮,一块块肌肉凸出的,留着胡茬男人。

“淦。”真下在心里暗骂道。

他有看见那个衣服上有他的血的男人回头说了几句话,但他们说的是别国的语言,大概只是被雇来的打手。

“那还真是有点糟糕啊,根本没有谈判的余地。”真下注视着男人们,思考这下下一秒他们有什么动作。

接着,过来了两个人男人,一个绕到了椅子后面,另一个则拿出刀,似乎是要隔开绳子。

“可以的,一定可以的,在这个男人隔开绳子的瞬间用脚把刀反踢过来……!!”真下绷紧了小腿的肌肉,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那个男人低着头,在上方看不出表情,而他在看到真下微微颤动的小腿时,咧开了嘴角。

‘嘣’的发出了轻微的响声,真下就迅速的踢向了刀子,可不知是太久没有活动还是那个男人早有准备,他的皮靴尖并没有够到刀子,男人快速的向后闪去,而之前在他身后的男人,快速的反手抓住真下的脑袋,带着椅子,狠狠的按在了粗糙坚硬的水泥地上。

‘砰’的一声,真下的右半边脸就被死死的按在了地上,随后,脱离了真下的椅子也倒在了被砍断的绳子上。第四个男人也跑了过来顺势的将真下的双臂反着压住。

暗红色的血从被擦破的创口出慢慢的渗出,染红了一小片水泥,现在真下的脑子里一片混乱,耳膜也发出了嗡嗡的响声,黑色与白色闪烁着替换。被咬破的嘴唇像是覆盖了一层鲜红的唇彩一样。

不知过了几秒,冰凉的触感贴上了他的后颈,这种异样的冰冷让真下回复了一些意识。 

从后颈传来了轻微的刺痛。是刀。

又有人拽住了他的头发,强行让真下抬起了头。

隐隐约约的红色,看来是第一个打他的人。

男人看着真下,没有了聚焦的瞳仁只能勉强的反射出男人模糊的影子。俊秀的脸上洒满了血,与地上的灰尘和成了一块块黑色的泥浆。嘴唇上的鲜血与他惨白的脸相比显得更加的,鲜艳。

男人露出了一丝有些邪恶的笑容。

他招招手,之前那个给真下隔开腿上绳子的男人送来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当着真下的面打开了盒子。

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只注射器。

暧昧的淡粉色的液体在注射器里闪闪发光。

拽着真下的头发的男人突然用僵硬的日语说道,

“我看你长的不错,就不杀你了,为了报答我们,就陪我们玩玩吧。”

真下悟听到了这句话,俊秀的脸上淌下几滴冷汗,但很快变成了红色。

他露出了常人从没有见过的恐惧的表情。

熟悉的黑色的布条又剥夺了他的光明。












完。

如果有X2的话大概是杀人犯原设(听到这个消息后,跑到推特一看还有人画了同人图。)
嗯……还要思考挺久的吧……。

其实真下并没有被搞,他的好运气就在于最后Mr.H派人来救他了。

MR.H也就是个打酱油的。

【死印同人】八真向 随心写 就一段。应该会有后续。

OOC OOC OOC!!!有
人物拿捏不准有 身高操作有
架空背景 鬼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
虽然说是八真但好像没有那么明显,可我站八真。
正文↓


破破烂烂的小学内部缠满了蔷薇。

鲜红的重瓣蔷薇架着嫩绿的叶子,攀爬在脱了色的墙皮上。

冷风吹过,动起来的叶子与花,摩擦出不和谐的沙沙声。

漆黑的走廊,隐隐约约的飘散着一股暧昧的淡香。

只能并排走过三人的走廊,回响着两个人不一致的脚步声,一个急切而快速,一个稳重而缓慢。

真下悟显然属于后者。

在八敷的眼中,真下悟一直是一个沉着冷静的人,虽然比自己年轻,但却比自己更加冷静沉着,可能是当刑事时锻炼出来的吧。

八敷往后撇了撇真下悟,那个家伙走的慢悠悠的,他还是生怕他们两人走散。

“喂……”毫无波澜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窗台那边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发着光啊……”

我顺着真下所指的方向看去,手电筒暖黄色的光似乎在那冲满灰尘的窗边的一丛蔷薇中得到了回应,

星星点点的金属光泽,让八敷不禁想到了钥匙。

他忙用手指探入花朵间的狭小缝隙。

“唔……!”被尖利的刺划破了皮肉,不禁让八敷发出了呻吟。他加快手上的动作,扯出了一串钥匙,钥匙碰撞在一起,发出了叮叮当当的愉快声音。

将钥匙揣进衣兜里之后,八敷抬起手检查了一下被刺的手指。

指尖上留下了一个几毫米的小口子,但却有火辣辣的灼烧感,而且指尖也泛着红,似乎有点肿。

“怎么了,被刺到了吗?”

在八敷要放下手的一刻,一双修长苍白的手接住了它,
小心的展开了八敷的手掌。

八敷抬起头,他与真下的距离不过几寸。

真下秀气的脸上写满了担心,眉头皱在一起,浓密的睫毛在淡色的虹膜上投下参差不齐的阴影。了平时挂着淡淡微笑的薄唇也被抿的发白。

作为一个男人,真下悟长的也过于好看了。

“喂,都说了要小心一点啊……这里的刺和外面的不一样,不知道会有什么毒素……疼不疼?”真下轻轻挤压了一下八敷的手指说到。

…………

“嗯……?”见八敷没有反应,真下抬起头,却对上了八敷直勾勾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的脸的眼睛。

“……”
“……”

“……唔啊啊!”突如其来的剧痛撤回了八敷的思绪,
“你在干什么啊!”八敷拽着被真下狠狠掐了一下的有伤口的那根手指,强行压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可笑。

“我问你话呢,干什么不吱声。”真下仰起头,看着这个不管是身高还是年龄都比他大的男人。

八敷选择沉默。

“……算了,走吧。问你也不说,不要再浪费时间了。”真下抬起腿,突然快步向前走起。

“喂,钥匙在我这里等我一下啊!”八敷赶紧跟着跑过去。

两个人吧嗒吧嗒的清脆脚步声回荡在只能三个人并排走过的走廊。
一个偏快,一个偏慢。





TBC。


会有后续哦(´-ω-`)
但是第二章真下走了我好伤心啊😭
岚岚也没有播真下死亡结局。
我想看啊!!!!

有个毛病。喜欢的人少就删文。

从高处跳下来会是什么感觉。我不以为然,听着耳边的风呼啸而过,看着夕阳加速落下。脑中回想着美好快乐的事,口中念叨着自己最初的梦想。
只是一瞬间的事,没有痛苦,没有留恋。不用拖累任何人。
我胆小我懦弱我猜忌我狠我羡慕我嫉妒我卑鄙我敏感。
我爱上了吞服药片的感觉,我爱上了刺激而鲜明的疼痛,我爱上了自卑的我。
我的内心如一滩污浊的死水,吞没着源源不断的爱,却没有一丝波动。
我易怒我嘶吼我发狂。
我的理智按压着我的本性,但我知道这不会持续太久,本性终有一天会撕碎理智,这似乎就是不就的将来。